网站地图|帮助
您现在的位置:宁化在线>> 专题>> 红色宁化>> 红色英烈

【红色宁化】宁化曹坊无名小号手舍身炸暗堡 ,助红军突围......

一位无名小号手

 

厦门日报宁化寻访之四

 

 
 
 


队伍行走在红军走过的古道上

  

  86年前在锅蒙山战斗中,一位红军小战士用自己的生命改写战局,他的故事也在当地广为传诵。

 

  从宁化曹坊往东,车行不到20分钟,就到了锅蒙山下的连宁古道。这里,是当年红军从连城到宁化的必经之路,因此,这条路,又被当地人亲切地称为“红军路”。86年前,锅蒙山战斗在这里爆发,一位无名小号手,舍身炸暗堡,成为我军在此役中唯一一名牺牲的红军战士。

 

  三个月前,此行的特约讲述人,曹耀尹先生,曾和三明商会一行人,来到这里,徒步穿越古道,感受锅蒙山战斗的烽火,追寻小号手的脚步。为了纪念这位无名英雄,他们发出了捐款倡议,要为小号手建一座雕像,供后人凭吊。

 

  这一次,“重返长征出发地”,曹耀尹又来了,和本报记者一起,再次行走在连宁古道上,重温那场大快人心的锅蒙山战斗,还有那个令他感动至今的小号手。

 

 

  当年的古道,已铺了水泥,仅有一段保留了历史的痕迹,拾阶而上,两侧石壁布满青苔,让人忍不住想起毛泽东的那句诗词,“宁化,清流,归化,路隘林深苔滑。”指着脚下的石板,曹耀尹说,“听当地人说,当年,朱德率领红军走过这条路翻山越岭的时候,哪有这么平坦,都是黄泥路。”

 

 
 
 
 

国民党对闽西苏区“会剿”

 
 
 
 

 

  踏着当年红军走过的古道,时间回到了1930年1月。那一年隆冬,为粉碎国民党对闽西苏区第二次三省“会剿”,朱德率领红一、三、四纵队出击连城,着重筹款解决粮饷问题。1月9日,朱德一行由连城途经锅蒙山下的深渡村。然而,山另一侧的里田村,马鸿兴早已率部到此设伏。

 


“把门石”战斗所在的山谷

 

  锅蒙山地险,南面半山腰处有一条崎岖山道,沿着渔沧峡谷逶迤通向山隘。渔沧峡谷有一道天然的石门,仅容一人通过,当地人称“把门石”。“把门石”内,一边是陡崖,一边是深谷,山道夹在峭壁深谷之间。而马鸿兴部队就埋伏此处,妄图以“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”的天险,阻止红军前进。即使在86年后的今天,当年的山道已开了公路,“把门石”也已被炸平,站在当年的“把门石”处,仍能感受到此处之险:陡崖仍在,深谷河流奔腾。

 

  当时,当地的一位村民恰好生了小孩,在下山报喜的途中,认出了红军,并告诉他们,白军(国民党)在里田村设伏。“多亏了红军早期宣传好,群众基础牢靠,不然后果不堪设想。”清流县博物馆馆长刘光军告诉我们,朱德得讯后,立即制定作战计划。次日凌晨,一部分红军在当地百姓的引导下,沿锅蒙山背,奇袭设在另一山头的敌军指挥所,“战斗开始没多久,敌军指挥部就被红军给端了去!指挥官弃轿而逃。”

 

 
 
 
 

山路上经常能捡到子弹头

 
 
 
 

 

  与此同时,红军主力部队包围锅蒙山,趁势向“把门石”发起攻击。躲藏在“把门石”侧面石洞暗堡中的敌人用机枪射出一排排密集的枪弹。敌人火力疯狂,红军难以突围。关键时刻,一名红军小号手,冲了出来,将自己的军号往腰上一别,把手榴弹咬在嘴里,就着身边的山藤,向敌人暗堡的洞口攀去,当攀爬到距敌洞口只有几米远时,不幸中弹负伤,但小号手仍然顽强地攀着树枝向敌人暗堡靠近,并在接近暗堡的一刹那用手榴弹将敌人的暗堡炸飞。小号手滚下了山崖,尸体在战斗结束后,被当地村民捡到,埋葬在距离“把门石”不远的山谷里。当天上午9时,红军告捷,歼灭敌人600多人,缴获大量枪支弹药。

 


听当地人讲述红军的故事

 

  小号手的故事,也在当地流传了下来。当地75岁的老人罗德庭从小就是听着小号手的故事长大的,“我们这里,几乎人人都知道小号手。”多名当地老人也证实了罗德庭的说法。“小时候去锅蒙山上砍柴,还经常能捡到子弹头。”罗德庭说道。

 

  曹耀尹也记得,自己第一次听到小号手的故事时,就被深深地震撼:一个小战士,能够如此牺牲自己,实在了不起。在他看来,参加锅蒙山战斗的,有朱德、林彪、罗荣桓、萧克等人,如果在这场战役中,红军被国民党“包饺子”,那么中国革命部分历史很可能就此改写,“这个牺牲的小号手,理应被人们铭记。”

【责任编辑:马威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