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地图|帮助
您现在的位置:宁化在线>> 专题>> 红色宁化>> 红色英烈

【红色宁化】宁化老红军张启南参加平型关大捷, 因病离开部队,后来…

 长征,是中国工农红军战略转移的伟大壮举,在那漫漫二万五千里的征程上,留下了我父亲年轻时作为一名军医的足迹。

 

 

      张运徽谈起自己的父亲,怀念和敬仰之情油然而生。张运徽的父亲张启南,去世已经30年了,回忆起父亲给自己讲的红军故事,今年74岁的张运徽仍然记忆犹新。

 

张运徽与父亲合影(摄于1988年)

 

  近日,三明日报记者采访了张运徽,通过他的回忆重现了他父亲的峥嵘岁月。

 

追求理想 酷爱学习

 

  张启南出生在宁化禾口老街一个农民家庭。


  “消灭剥削制度,解放劳苦大众,是我父亲年轻时期怀抱的理想,跟着共产党走,投身伟大的中国革命是他坚定的信仰。”张运徽说道。


  1930年,虽然家里父母只有他们姐弟两人,年仅21岁的张启南还是说服了父母,参加了工农红军汀北游击大队,成为队里的一名宣传员。


  为了更好地履行宣传员的职责,掌握更多的真理和知识,参军半年后他来到龙岩的工农红军军事政治学校学习,并在这里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


  军政学校毕业后,22岁的他挑起了宁化县禾口区苏维埃政府主席的重担;23岁又被任命为福建省政府文化部巡视员和宁化县委会秘书。张启南孜孜不倦地勤奋工作,得到了组织的充分肯定,从一名红军宣传员,一步一步走向更高层次的工作岗位。


  1932年9月,张启南来到江西瑞金中国工农红军卫生学校学习。在学校,他与江一真等同志如饥似渴地在医学宝库里博览群书,仅用一年半时间就结束了学业,并成为一名红军医生,完成了政工干部向红军军医的职能转变。

 

漫漫长征 九死一生

 

  1934年2月红军卫校毕业,张启南被派到红一军团卫生部任军医。


  1934年10月,第五次反“围剿”失败,中央革命根据地(亦称中央苏区)红军第一方面军(中央红军)主力开始长征。此时,红一军团主官为:军团长林彪,政治委员聂荣臻,参谋长左权,政治部主任朱瑞。


  红一军团是中央红军的主力军团,长征途中担任艰巨的任务,部队几乎每天都有战斗,而当时红军医疗条件极差,在国民党军队前堵后追下,药品奇缺,对伤病员只能做简单的清洗、消毒、包扎。“我父亲也给林彪等红一军团领导看过病,开过药,打过针。”张运徽介绍说。


  1935年1月遵义会议后,红一军团缩编为两个师,共六个团。1935年5月,张启南到红一军团二师五团任卫生队队长,成为团里的“五大领导之一”,配备一名警卫员,还配了一匹战马。二师是红军长征的前卫师,张启南随着二师五团冲在长征队伍最前面。这期间,他参加过湘江之战,四渡赤水,强渡大渡河等著名战役。


  1935年6月,长征队伍翻越了长征路上第一座大雪山——夹金山。红军战士大多来自气候炎热、潮湿的南方亚热带地区,好多人以前从未见过大雪山,更不用说爬雪山了。数月行军,粮食不足,人也筋疲力尽。白雪刺得人们睁不开眼睛,又没有路,有的人就这样永远地长眠在雪山怀抱里……

 

时任外交部副部长姬鹏飞给张启南开的证明


  每年5月至9月是草地的雨季,本已滞水泥泞的沼泽更难行走。一般战士准备的干粮,两三天就吃完了,在极度缺乏食物的情况下,军队靠吃野菜、草根、树皮充饥、身上的皮带、皮鞋、皮毛坎肩,甚至还有马鞍子等。张启南饥饿难耐,也把身上的牛皮带解下来煮着吃了。


  “有的野菜、野草有毒,吃了轻则呕吐腹泻,重则中毒死亡。饥饿和疾病威胁着每一个人的生命,许多同志在战场上没有倒下去,却在草地里默默的死去。”父亲曾给张运徽讲述了当时的艰苦岁月。


  “一天早上,为了解决粮食问题,首长指示医疗队到一个少数民族聚居地筹备粮食。那天我父亲生病发高烧还执意带队执行任务,组织上驳回了他的再三请求。当天下午所去执行任务的同志都被匪军杀害,无一人生还。我父亲得知消息后因未能与战友并肩赴死而万分懊悔。”张运徽说。


  9月,经过激烈的浴血战斗,英勇善战的红军出奇制胜,攻克腊子口天险,张启南随部队于10月份到达陕北,先期结束了长征。到陕北后,红军将士普遍得了肠胃病,并且身体虚弱。

 

峥嵘岁月 积劳成疾

 

  1935年12月,张启南回到红一军团卫生部任医务科长。1936年10月,到红军总卫生部任医政科科长。当时科里有6名科员,其中有两名科员叫游胜华、周泽藻。


  1937年9月,平型关战役期间,张启南任兵站站长,到前线救治伤病员。部队撤退时经过平型关附近一座桥,当时很多老百姓逃荒逃难恰巧经过此桥,在桥上发生拥堵,在日寇飞机轰炸下,死伤惨重。


  抢救伤员,卫生人员没日没夜地工作。张启南看着眼前的伤员,不顾一切冲进被轰炸的人群,结果他的勤务兵和马匹都倒在血泊之中。在这个战役中,张启南3个多月没睡过一个完整的觉,由于作息不正常,身体累垮了,患上严重的心脏病和神经衰弱失眠症,之后他都需要服用安眠药才能入睡。


  接下来的日子,张启南因病四处周转休养身体。1938年6月,张启南勉强到红军兵站军医处负责伤病转运工作;1939年1月,新四军政委项英叫张启南到新四军修养;1939年8月,被派往繁昌新四军第三支队军医处边休养边工作……


  直至1940年1月,张启南突发恶性疟疾又续发恶性贫血,后心脏病复发,4月份重回新四军小河口医院休养。7-8月间,医院开始准备疏散,有的伤病员遣返回家,张启南被安置在离医院有5-7里路的泾县麻坑老百姓家中。


  后来,新四军政治部、组织部部长李志芳动员大家转入新的根据地,张启南也同意前往,后鉴于自己的病非短期内能痊愈,于是提出回家休养问题,经李志芳同意,发给路费。几经波折,张启南于1941年1月,皖南事变前夕离开部队,回到老家宁化禾口,靠开小药店行医维持自己及家人的生活。

 

回归组织 报效桑梓

 

 1949年10月,张启南参加欢迎解放军进城等活动,参与和平解放宁化工作。

  1950年,到江西宁都时,在宁都专署公安处当医生。

  1951年2月,受游胜华和周泽藻两位再次邀请,张启南到北京任空军卫生部药材处处长。

  “1955年授军衔时,空军卫生部向上级为我父亲报了大校军衔,当时解放军总政治部副主任甘泗淇找我父亲谈话,说我父亲离开部队L0年了,授大校军衔不可能,因此未予批准。”张运徽回忆道。

  因为思念家乡,想为家乡人民做点贡献,1956年张启南提出转业回地方工作,得到批准。“当时的省长江一真,是我父亲当年在江西瑞金中国工农红军卫生学校的同班同学,特地派秘书到宁化,要把我父亲留在福建省卫生厅、福州工人疗养院和闽西北疟疾防疫站等单位工作,但是都被父亲婉言拒绝,我父亲执意要帮助家乡发展医疗事业,服务宁化家乡人民。”张运徽说。

  1956年10月,张启南转业回宁化任防疫站站长,1959年反右倾时受挫折,调至宁化精神病院任医生,后调至宁化县委党校任医生。

  “回到宁化的每一天,无论哪一个岗位,我的父亲都兢兢业业做好本职工作,尽自己的全力为人民服务。”解放初,北京空军后勤部到宁化调查其回家几年的情况,宁化县政府这样为张启南证明:“宁化解放后,在医务上对政府的帮助很大,如有所求,都是不辞任何辛苦。”

 

△宁化红军医院使用的医疗卫生器械

 

  文革期间的宁化精神病院,近70多名病号,4年多只有张启南一个医生、一个护士,在管好本院病号的同时,还要为周围村庄的老百姓行医出诊。“病人和家属经常在吃饭时间段站在我家门口找我父亲看病,父亲会马上放下筷子,带着病人到他的诊室为病人诊病,他总是这样默默地、任劳任怨地工作着。”张运徽说。


  1996年,张启南以87岁的高龄,在宁化干休所辞世。

【责任编辑:马威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