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地图|帮助
您现在的位置:宁化在线>> 专题>> 红色宁化>> 红色英烈

【红色宁化】曹坊有位老红军为保守党的秘密,惨遭敌人杀害

由厦门日报社和厦门茶叶进出口有限公司联合主办的“重返长征出发地”特别策划活动寻访团来到了长征路途最远的一个出发地——“苏区乌克兰”宁化。宁化是闽西又一块红色沃土,毛泽东、朱德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曾在这里进行过革命斗争。这片热土的儿女不仅积极献粮献物支援前线,而且踊跃从军踏上艰险长征路,为红军长征做出了重大贡献。在特邀讲述人曹祥敏、曹耀尹、王大河的带领下,寻访团的足迹深入曹坊、淮土、清流、石壁等地,从熟悉的故人故居到杂草丛生的无名英烈坟冢,从一本破旧的军号谱到一棵茂盛的鸡爪梨树,我们再次收获不期而遇的感动与震撼。在这片红色的土地上,隔着时空距离,红军精神在传承,嘹亮歌声在飞扬,当年革命英烈的功绩也应该被铭记。这是“重返长征出发地”宁化行的第一期。君龙人寿保险有限公司为此次特别策划活动提供了保险。采访活动得到了宁化县委报道组的全力配合。

 

在宁化县曹坊镇上曹村,寻访团一行跟随特邀讲述人曹祥敏,来到了他爷爷曹盛福的坟前。

 

通往坟墓的山坡很陡,杂草丛生,脚下的路难以分辨。一行人手牵着手,踩着枯枝,一小步一小步向上爬。抬头一看,年过花甲的曹祥敏早已健步踏过杂草,将年轻的记者们甩在身后——这段山路,他已经走过很多遍。

 

寻访团一行踩着枯枝爬山

 

坟头新长了几棵杂草,曹祥敏徒手拔了起来,直到坟头干净了,他才叹了一口气说:“这个墓碑下面并没有我爷爷的尸骨,只有一抔当年父亲从河里捧回的黄土。”
 

上世纪30年代初,曹坊与禾口、淮阳(今宁化县淮土乡)一并成为宁化县首批成立的三个区苏维政府。而曹祥敏的爷爷曹盛福,牺牲在1934年10月,长征出发前夕。那是他参加革命的第五个年头,也是担任曹坊区苏维埃政府主席后的第六个月。

 

由于曹盛福广泛发动群众,积极开展扩红支前运动,敌人恨他入骨。被人告密后,曹盛福在上曹村老虎坑被捕。面对敌人的威逼利诱、严刑拷打,这个33岁的汉子宁折不屈,誓死保守党的秘密。“我爷爷被拉出去示众后,又被‘白狗子’一刀刀给割了‘铜钱花’。”曹祥敏的眼里透着泪光,“铜钱花”是凌迟的形象说法,最终,曹盛福的尸体被敌人扔到河里。

 

曹祥敏手抚着长满苔藓的纪念碑,讲述发生在曹坊的故事

 

这些记忆,是曹祥敏的父亲告诉他的。曹盛福遇难后,曹祥敏的父亲是家中独子,当时才3岁。为了躲避敌人的“斩草除根”,曹盛福的亲戚把这名3岁的孩子藏在山上的茅寮里,一藏就是三年。后来,曹祥敏的父亲在地主家做长工,吃尽了苦头,新中国成立后,他先后担任曹坊人民公社副书记、淮土人民公社社长,指挥修建了三座水库。
 

记者在宁化县城曹祥敏姐姐的家中拜访了曹祥敏的母亲。这位86岁的老人同样是烈士之后,她撑着拐杖,从卧室里蹒跚走出,与子女一起回忆起往事。

 

日子越过越好后,曹祥敏的父亲仍心存悲戚,“别人的父亲都有墓地,而我连自己父亲的尸骨在哪里都不知道。”上世纪70年代开始,时任淮土人民公社社长的曹父,走访长汀、淮土、广田、禾口等地,找到了曹盛福生前的多位战友、同事,用了三年多的时间,才将碎片一样的往事整理成段。1983年,家里迎来了民政部颁发的烈士证书。这份证书现在就摆在曹祥敏姐姐的家中,一进大门就映入眼帘。

 

在曹氏家庙了解宁化革命历史
 

在曹祥敏的印象中,每每提及爷爷的遭遇,父亲总是潸然泪下。今年清明节,80多岁的父亲还带领家族子弟,从厦门驱车回宁化,在曹盛福坟前拜祭。这成了曹家人一年一度的仪式,既缅怀先人,也教育后代。每到这时,曹父就会用客家话怒骂“那些白狗子”。曹祥敏还说:“父亲总是鼓励我们,要像爷爷一样,有坚定的信仰。爷爷当年只想为后代谋福祉,为了一个信仰,抛头颅洒热血,全然不怕。”
 

在曹祥敏看来,爷爷和父亲都是“红到骨子里”的人。遗憾的是,父亲在不久前去世了。红色基因在这个家族中传承了下来。“我父亲有六个儿子,其中三个后来都成了军人,包括参军30年的我。”曹祥敏告诉记者,他的儿子也参军入伍了,今年刚转业;而他刚上幼儿园的孙子,也想成为一名军人。曹祥敏拿出一张相片,相片中的小男孩穿着迷彩服,戴着红军帽,敬起军礼有模有样。

【责任编辑:马威】